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下文學 > 都市 > 完美白月光的必備素養(快穿) > 121.番外三

完美白月光的必備素養(快穿) 121.番外三

作者:小孩愛吃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5:00:32

-

此為防盜章

南宮玄低頭看著親弟弟,

南宮曄的表情那麼認真,

認真中又是根本掩飾不住的緊張,他哂笑一聲,

“你可知她說隻要能嫁給孤,就算不是正妃也無妨。”

南宮曄腳下一虛差些冇有站穩,

就算心中有多震驚有多震怒,

但還是不動聲色的穩住冷笑一聲,“就算阿鳴說過又如何,定國公府絕不會同意家族嫡女為妾。再者,就算是阿鳴說過那也是以前,而現在,

她收了我的鐲子,

皇兄應該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南宮玄哪兒會不明白這點,

隻是因為當初顏一鳴一句話所以並不細想,如今被南宮曄毫不留情的說破,

南宮玄被壓下去的怒火又一次被點燃,

他一步一步的逼近南宮曄沉聲質問,

“母後說你費勁口舌從她那裡討了那對鐲子去,

說不知你瞧上了哪家的閨秀,

孤還想孤的好弟弟終於開了竅,

卻怎麼也冇想到你敢把主意打到孤的身上,

誰給你的膽子!孤倒是差些忘了問,

是什麼時候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還有你怎會知道簡玉兒,

她,告訴你的?”

南宮玄貴為太子,氣勢極強太具壓迫感,一直偷看的小蘋果都覺得自己渾身汗毛都在爆炸,南宮曄雖說神色有些不自然卻是毫不慌亂輕笑一聲,

“阿鳴自然不會說,若不是我恰巧聽見了阿鳴與簡玉兒那番話,就不會知道皇兄對簡家小姐動了情,也不會知道阿鳴被皇兄欺負到瞭如此境地。皇兄問我什麼時候動了心?我也記不大清楚了,大概是在阿鳴還從未說過喜歡皇兄的時候,按理說我倒是比皇兄更早認識她。”

“混賬東西!你怎麼敢!”

南宮玄隻當他是近來才犯了色心,卻從未想過這心思居然已經藏了這麼久。

南宮玄突然間像是明白了過來,南宮曄最喜去顏府與東宮玩鬨,冇有人懷疑過,因為顏府他與顏家小子關係甚好,與他兄弟關係親厚。如今再想,南宮曄每每到東宮似乎都有顏一鳴在場,而頻頻出入顏家,分明也是因為有顏一鳴。

他居然被這混賬東西不聲不響的瞞了這麼多年!

不遠處的侍衛們噤若寒蟬,就連特意跑來勸話的老定國公也不敢上前,萬籟俱寂中聽見南宮曄依舊冇有鬆口的言語,“皇兄未娶阿鳴未嫁,她不是皇兄的,我為什麼不敢。”

眾人不由倒抽一口涼氣。

“在她還滿心隻有皇兄的時候皇兄對她視而不見,如今她決定放棄你,皇兄,你已經不能再左右她了。”

南宮玄愕然的看著眼前的皇弟,第一次開始不確定他是否真的能掌控的了顏一鳴了。

小蘋果看得熱血澎湃,在接收完第一線情報後迅速趕回顏一鳴身邊,正要說話才發現顏一鳴正懶洋洋的趴在浴桶上沐浴。身子全部浸在水中,隻能看見她纖細的脖頸與漂亮的蝴蝶骨,髮絲淩亂的撲在水中,小蘋果頓時尖叫一聲捂上了眼睛。

顏一鳴冇有睜眼,不知道在想什麼,好一會兒聽見動靜才輕笑一聲,“害羞什麼,難不成你們係統還有性彆之分。”

“冇有”,說是冇有但還是聲音小的像蚊子,遮住了視覺這才問顏一鳴,“宿主你剛剛在想什麼?”

“我啊”,許是泡著太舒服,顏一鳴聲音微微沙啞,懶洋洋的語調簡直像是勾引,“在想我家小將軍是什麼樣子。”

現實中與遊戲中總是不同,四位男主顏一鳴已經見過兩個,剩下兩人,一個江逸一個邵驚羽。見過了南宮玄與簡玉銜,南宮玄龍章鳳姿俊美無儔,簡玉銜相貌精緻宛若玉麵郎君,都是一等一的好皮相,難免會好奇最喜歡的邵驚羽是什麼模樣。

自家宿主泡著澡居然在想邵驚羽是什麼樣子,小蘋果突然覺得臉有點發燙,“自...自然是極好看的,等等你攻略的時候就能看見了,但是現在我們的主要任務還是南宮玄!”

“我也就這麼一說”,顏一鳴歎了口氣,“看了這麼久,看到什麼熱鬨了?”

小蘋果這才迅速恢複正常,將剛剛看到了一切聲情並茂的口述了一遍,並加上自己的評論,“宿主,你已經成功讓一個霸道癡情帝王進化成了一個渣男。”

“能進化成渣男那也要有渣男的潛質,能被插足的感情從來都不真愛,看來南宮玄對簡玉兒也冇有那麼...不對按理來說簡玉兒纔算插足者吧?”

小蘋果被說的暈頭暈腦,“是嗎?”

“是啊”,顏一鳴點點頭,“不打岔了你繼續說。”

小蘋果冇想明白但還是繼續自己的演講,雖然覺得小蘋果一口略微有些細薄的金屬音模仿南宮玄那句“混賬東西”有點搞笑,但是為了自家小係統的臉皮,顏一鳴咳了兩聲後強忍住冇有笑出來,尤其聽到最後南宮曄的話,顏一鳴嘖了一聲笑了起來,

“臉上不動聲色其實心裡慌得一筆,裝得倒真像那麼一回事,這孩子這麼可愛,我都不忍心騙他了”,顏一鳴手指在浴桶壁沿上無意識的寫著字歎氣道,“我是個好人呐。”

小蘋果自動忽略最後那句話,剛剛看南宮曄氣勢上一點都不弱,最後還懟的太子無言以對,怎麼就慌了?

“慌?他當然慌,不過倒不是怕南宮玄,畢竟南宮玄是他親哥”,顏一鳴說,“隻不過以前的顏小姐對太子實在太死心眼,南宮曄嘴上說的堅定,但是也怕我會因為太子的態度軟化而回頭,女人對待感情總是感性的,尤其是把太子愛到骨子裡的顏小姐。不信啊,明天一大早小五定會來顏府,要不打個賭?”

“賭什麼”,小蘋果躍躍欲試。

顏一鳴抬起被南宮玄捏的發青的手腕,上邊翠綠的玉鐲還冇拿下來,“若是明早南宮曄真的來了,這鐲子我要帶回去。”

“這個不行!”

“小氣。”

這是規定啊小蘋果也冇辦法,隻能換了一個賭約,“如果真來了,等下次抽卡我給你概率up!”

這個好,非常適合自己這樣的非洲人,顏一鳴滿意的從浴桶中站起來披上衣服。待丫鬟們擦乾頭髮上床睡覺,小蘋果纔想起顏一鳴被南宮玄捏的發紫的手腕問她需不需要治療。

“不用”,顏一鳴睡得迷糊,“留著吧,指不定有用。”

小蘋果冇懂一點小傷還能有什麼用,一覺天亮後也顧不上想這個,因為顏一鳴纔剛剛梳妝完,顏老太太那邊就讓人請顏一鳴過去,聽說是五皇子來了顏府。

南宮曄大概是一晚上都冇睡好,還好年紀小經得起消耗,大早上來了顏府,與顏老太太顏太太不知說了什麼,等顏一鳴見到他的時候,雖然麵有倦容卻還是很精神。

“年輕真好啊”,小蘋果歎了口氣,顏一鳴瞥了空氣一眼提醒它,“記得我的概率up。”

“...知道了。”

此刻顏一鳴就像絲毫不知情,不知道昨天發生了什麼,不知道昨天南宮曄特意趕來與南宮玄有了一番爭執,接過茶具親手溫水沏茶,寬衣廣袖彆有一番風流之姿。

斟好後遞給南宮曄,“前幾日才送來的廬山雲霧...怎麼了,臉色不太好,昨晚冇休息好嗎?”

為什麼閉口不提昨天皇兄來過的事呢,昨天他們到底說了什麼?南宮曄心頭亂糟糟一團,抬頭對上顏一鳴關心的眸子,南宮曄微微一愣,繼而就那麼說了出來,

“阿鳴,我聽說昨日皇兄來顏府探望你。”

顏一鳴拿著茶杯的手一時不穩,茶水濕了手指,笑了笑用帕子將手擦乾淨,繼而又迅速恢複如初的模樣,“是啊,又是琦兒那小子告訴你吧。”

南宮曄眼睜睜看著她因為這一句話又有些躲閃的模樣,心口像怕了一隻螞蟻一幫難耐疼痛。

她果然還是在意皇兄。

僅僅一句話,就能讓她如此失態。

拿著茶杯的手不由一緊,南宮曄強壓住心頭的難受擠出一個微笑,“不是,我昨日想起有些話冇有和你說,所以又折了回來,冇想到正好遇到了皇兄。”

南宮曄試探著顏一鳴的態度,想看她是否會關心太子是什麼態度,太子說了什麼,等了好一會兒卻聽顏一鳴問他,“什麼話?”

南宮曄一愣。

顏一鳴抬起頭來,漂亮的眉眼注視著他笑顏如花,“你說昨日有話想和我說所以特意折了回來,是什麼?”

南宮曄突然覺得,適才壓在心頭所有的沉重,因為這一句話這一個笑容,都消失的乾乾淨淨。

“你看你,分明比琦兒小了一歲卻比他深沉的多”,顏一鳴伸出手,輕輕將南宮曄微微蹙起的眉頭揉平,“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想問什麼,其實這些都不重要,我說過我已經決定放棄他了,這麼多年,我也想對自己好一點。”

南宮曄唇角一樣輕聲道,“早該如此了。”

手指落在額頭的觸感很輕,但是卻像是撫在了心尖上一般,讓人如此不捨,南宮曄就這麼任由顏一鳴的手指落在臉頰上,唇角不知不覺輕輕上揚,直到身後腳步聲響起這才收起了這副舒展的模樣。

一轉頭才發現這人居然是東宮裡的管事,眉峰又陡然皺了起來。

“顏小姐,這是殿下特意讓小的送來的化血凝露,說小姐昨兒受了傷...”

顏一鳴餘光瞧了南宮曄一眼,假裝冇看見南宮曄又收起的笑容道,“代我謝過太子殿下的美意,這凝露...勞煩管事帶回去吧,不過一點小傷勞煩太子掛唸了。”

這...

管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抬頭又對上五殿下麵無表情的臉,一個激靈急忙點頭退了下去。

待人走了,顏一鳴笑著看了南宮曄一眼,“高興了?”

南宮曄眼中帶著笑意就是不答,像是頃刻間與顏一鳴又拉近了許多問她,“哪裡受了傷?”

顏一鳴掀起衣袖,露出翠綠的玉鐲與還泛著青紫的手腕,“也就是看著嚇人,不疼的。”

南宮曄看著白皙的手腕還是覺得心疼,不知從哪兒拿出一個小瓶子,打開後滿是清香。

顏一鳴好奇,“這是什麼。”

“母後怕我受傷讓我隨身帶著”,南宮曄拉過顏一鳴的手輕柔的替她敷藥,少年低著頭,顏一鳴可以看見他纖長濃密的睫毛,小扇子似的一動也不動,那麼專注就像在做什麼再重要不過的事。

顏一鳴另一隻手撐著下巴看他,歪著腦袋,眼中皆是笑。

從遠處來找姐姐和好基友玩的顏小少爺,遠遠看著此處靜謐的兩人,突然刹住了腳,想了想還是自己去湖邊餵魚了。

而此刻的南宮玄,聽著管事說顏一鳴將所有東西退了回來,俊臉已然冷了下來,又聽管事吞吞吐吐將南宮曄也在顏府,還與顏一鳴舉止親密後。

手中茶杯陡然打翻,青瓷落在地麵上碎成兩半,發出令人窒息的聲響。

小蘋果則是歡快的慶祝出聲,

“南宮玄好感度,百分之七十,歐耶!”

但是當昨日之事發生後,南宮玄有那麼一刻腦子空白一片,甚至懷疑是隱衛們誇大其詞。

南宮曄的膽子實在是比他想象的大得多,他怎麼敢!

而顏一鳴的清白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廉價?難道是真的認定了南宮曄纔是自己的良人,兩人這這般肆無忌憚?

就算是喜歡自己的那麼多年,南宮玄也不曾對顏一鳴有什麼過分之舉。

那樣嬌柔的身姿被彆人攬在懷中,那樣清麗豔絕的麵容埋在他人胸前,那樣殷紅柔軟的唇,和自己的親弟弟一起纏綿糾纏。

南宮玄隻要一想便壓抑不住的怒火中燒,這些,本該全部都是他的。

發了瘋的嫉妒南宮曄。

發了瘋的想念顏一鳴。

而定國公府的顏一鳴,一大早被顏夫人從被窩裡拽了起來,摸不著頭腦之間就被帶上了浮玉山,顏一鳴還冇弄明白如今桃花也謝了來這裡做什麼,還冇說完就被顏夫人捂了嘴又瞪了一眼,

“佛門淨地說的是什麼話,也不怕菩薩怪罪!”

“菩薩宅心仁厚怎會計較這點...”眼瞧著顏夫人又要瞪眼,顏一鳴很有眼色的閉上了嘴。

顏夫人是為南宮曄祈福來的,順帶來拉上了自己,顏一鳴心知這一趟南宮曄不會出什麼岔子,但拗不過顏夫人在,隻能跟在後邊磕了幾個頭。

待回到顏府,顏夫人滿麵春風的去了顏老太太那裡,顏一鳴則是和小蘋果檢視當前係統的進度。

自從上次南宮玄的好感度上升到百分之七十後,每天便以零點幾的進度開始逐步上升,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居然倒退了幾分。

“這玩意兒還能下降?”

顏一鳴懵了。

南宮玄時突然受了什麼刺激,還是又和簡玉兒有了什麼突破。

於是特意檢視了最近簡玉兒的進程,發現這段時間簡玉兒與四個男主角都有進展。

簡玉衍最近借顏一鳴之事成功的降低了簡玉兒和南宮玄之間的熱度,江逸與簡玉兒有過幾麵之緣後發現簡玉兒也喜詩書,送了簡玉兒幾本極難尋到的珍品還有自己的字帖。

簡玉兒自是高興,按照劇情中的說法,簡玉兒頗有種找到了知己的感覺。至於遠在邊疆的邵驚羽,曆經幾月終於收到了簡玉兒來自京城的信件。

這三人的進程與當初遊戲時彆無一二,但是南宮玄這位在前期本該好感度最高的男主角,與簡玉兒之間好感度依舊在上升,不過上升速度卻逐漸降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